公司注册
  早上好-欢迎光临本站! 今天是:7/19/2018 6:14:03 AM 星期四
点击量:
807915

 
当前位置: 各类信息--美术画展--西安当代油画五人展将
 

西安当代油画五人展将在新加坡展出
                  
发布时间:11/9/2006 3:04:22 PM 点击:1114
 


   “朝花西拾”展览年内将在新加坡SOOBIN画廊举行。
   “朝花西拾”由岳路平策展,参展艺术家包括王风华、郭涛、贾明、袁峰辉、高溶。
    西安人被默认为守陵人,西安文化被默认为守陵人文化。作为长安的继承者,西安是否存在“当代艺术”?古城散发新意以及创意已经被伦敦的TATE现代、威尼斯双年展发挥得淋漓尽致。西安的状况如何?这正是我们通过这个展览给你解答的。
    我们把生机勃勃的,具有新锐精神的当代艺术比成清晨的花(画)。而我们却选择在“西”(夕)来采摘她们。这既有地理的出其不意,也有时间上的与众不同。
    西安,既是老的,故的,旧的,夕阳的,也是西部的,内陆的,偏远的。通常大家都认为“朝花”从东方萌芽,我们却反其道而行,在夕安拾起朝花。
    解答这么一个有野心的话题,我们没有选择用一个全面回顾的文献展的方式,而是选择一种极其微观的样本切片来观察。因为第一手资料是最有说服力的;同时,如果西安的当代艺术有一些共性,五个样本是一个恰当的数字。
    王风华10年以前仍然是一位身在西安心在西方的痴迷于后期印象派、德国表现主义绘画的美术学院学生。今天,他经过了亲历西方再返回的几次交互镜像调整,在北京飞机场居然终于看出北京跟孟买的共性之后,几乎是用一种禅宗顿悟的方式重新在画布上返回自己的童年白日梦、已经被历史无情抛弃的打格子照片放大的原始技术、作为“鸡肋”的自己正在任教的西安美术学院的景观,以及差点被自己不自量力地要抛弃的中国城市的细节和鸟瞰图。
   王风华的观念调整折射了西安当代艺术的图式来源、权力话语和混杂着看似不兼容的执着偏执和世故通达,这种性格奇观可以在他为了留校而主动讨好“黄土画派”的领袖、院长刘文西的“艺术生活观”的行动中窥见一斑。
    西安的当代艺术已经走出了十分莫名其妙的道路,如果直接接近王风华的近期作品,我们是无法逻辑推演出他之前的路径判断的。因为他的行进几乎无法用逻辑来总结,被动接受的没头没脑混杂着小康社会的成功原教旨主义。图式演变毫无章法,十分类似今日中国的社会现实。
    我们选择几个点来呈现王风华多年的探索,从静物以及风景写生、抽象探索、到“地主”系列。这样前言不搭后语的排列恰恰折射了近十年以来中国当代艺术坚定的迷茫气质。这个样本的采集的目的就是通过这些逻辑断裂里所携带的表面的西方文化基因跟他现在的作品中务实的观念策略之间所形成的巨大反差来呈现西安当代艺术的吊诡。
    父亲去世所激发的亲情感悟使得贾明的作品比王风华的作品更早地抵达内心机场,用表现主义的粗线条和当时十分“前卫”的“综合材料”,贾明只是在“利用”技法。贾明是一个比较厚道的家伙,无论是从长相看还是从作品看,基本上是“实话实说”的风格。生活所迫到深圳干装修的经历加上在出版社的“表里不一”的生活状态,都被贾明十分直白地图解成为身首异处的画面。一种装修业的降低成本的方法也被贾明直接使用在他的绘画的人物形象上:用自己的形象来代表普遍的大写的“人”,其中也暴露的不好意思的闷骚和原始壁画才具有的朴素。
    贾明对城市的理解不象王风华那样“足智多谋”,用他的话说,“城市全是楼和路”。实在是十分的朴素唯物主义。
    我们选择贾明10年前最挚朴的几幅绘画作品,来呈现他或者说西安憨厚的一面。画面是表现主义的,“综合材料”的,内容却是地道东北的亲情,中国式的生死观。
    高溶作为女性艺术家的样本,同时也是艺术土著的样本。不象大多数艺术家的艺术是从后天习来的,高溶直接出生自父母都是艺术家的艺术子宫里。艺术对于高溶来说,这是她的NATIVE LANGUAGE。后天习来者的艺术总是带有“社会学”角度的思考以及其他的一些“终极关怀”,因为对于后天习来者,他们不但要关心艺术本身,还要关心艺术环境。作为艺术土著的高溶,她只关心细节、质量和质感。画不画?不是她的一个问题,如何画好才是她的焦虑。有没有人买,不是她的重点,有没有题材,才可以真正造成她的紧张。
    这种无意识的大智若愚是我们通过高溶的几幅以鱼为题材的绘画作品要传达给大家的。一次去青岛的旅游、一次偶然的市场闲逛,让她发现了鱼鳞折射市场灯光的视觉效果是可以玩味的对象。她用数码相机采集了可以给她带来情绪涟漪的细节。回家了以后,用她“很自然”的方式“随手地”、没有“刻意”追求要使用什么风格的方式完成了这些作品。
    关于文化判断,高溶也不是从来不想,比如她认为中国画里面的“墨分五色”就是携带了中国文化地基因,她也很自然地运用了这些基因。只是这种文化判断也是这个环境加工好了的文化判断,单纯的高溶就不假思索的接受了。
    相对于高溶的内置艺术动力,袁峰辉的艺术动力是外置的。中专的时候老师的一句“袁峰辉的画以后就是大家的范本”让他的头脑彻底发热,启动,最后通过上美院、办出国、当然最重要的是通过画布,把青春期的激情在艺术上面挥洒的一塌糊涂:最近的一组绘画就是用密集胡涂的方式。
    但是无论是本科毕业的培根式的手法表现“喜怒哀乐”,还是后来的眼睛系列,一直到现在的密集线条系列,袁峰辉始终是用最抽象的符号来传达他最具体的判断。密集线条构成的抽象人形被他解释成为对“控制”的感悟。他用“观念私有化”的说法来替代美术学院“观念大锅饭”的艺术惰性。
    袁峰辉始终在抽象的语言和具体的生存图象之间走钢丝,也在稍显困难的具体理想和迫于现实的“没办法”之间掌握平衡。
    我们选择他多年以前的一组“近距离”系列作品,他要放弃一切充满骗局的环境图象的干扰,在镜子和画布里只想看到自己的面孔。
    郭涛始终在“重”和“飘”之间踌躇满志,他也在这样的踌躇岁月里分别完成了沉重、轻飘、不轻不重的大量作品。
    跟大多数拥有学院背景的同伴一样,在开始正儿八经地把自己的童年记忆当回事之前,郭涛也经历了抽象阶段和“泛装修”阶段。
    用抽象和表现主义作为向顽固的社会写实主义体制撒娇式反抗的方式,无论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基本上都出现在有想法的学院背景的艺术家身上。实际上抽象是很多深陷写实主义大厦的艺术家渴望迷失的一种共通的情绪,郭涛也经历了很长一段抽象时期;而“泛装修”
  则是迷失之后希望在现实社会中重新找着北的捷径。
  偶尔也会单纯地把自己的妻子作为绘画的对象、偶尔也会对浮躁的市场稍作妥协,但是总的来说。“飘”的轻是郭涛无法承受的,目前郭涛比较稳固的一个线索就是通过他童年制作火柴枪的拿手好戏来重新跟记忆和解。火柴枪成为一个他迷恋的悖论游戏,模拟暴力但是同时也是避免暴力;回避沉重,但是也会鬼使神差地让重量级的革命符号切-格瓦拉溜进画面。郭涛已经意识到火柴枪是他的一个排他性的资源,但是在这个地盘里,还有他在印钞厂度过童年时光的深刻记忆、全副武装的印钞厂卫兵视觉,虽然它们没有直接出现在画面里。在他的工作室里,一批他拾起的童年把戏:包砖块、模拟摩托游戏预告着他可能运用的新符号。
  西安艺术家所共同具有的忧郁气质、无法承受轻飘的沉重原罪、六神无主的迷茫的那股子可爱状、又想搞装修同时也不放弃海市蜃楼的矛盾和荒谬,一起构成了不同于国内国外其他地域的独特的“西安气质”。现在我们通过五个案例来让观者窥见一斑。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选择喜欢中国当代艺术品,这是建立在对“当代中国”这只股票的信心上的;现在开始关注中国当代艺术,是最佳的时间切入点,因为中国当代艺术正处于飞龙在天的前夕;关注西安的当代艺术,又成为最具睿智的行动,因为这里是现代文化和中国传统文化交锋的风暴中心。最深层次的文化勾兑好戏在这里上演。



 
 

版权所有:陕西大唐美术鲤目斋  电话: 029-87260741 客服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书院门12号  E-mail:sxmsk@sxmsk.com 邮箱管理
Copyright © 2006 sxmsk.com,Powered by 陕西美术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