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注册
  早上好-欢迎光临本站! 今天是:7/19/2018 6:19:57 AM 星期四
点击量:
807930

 
当前位置: 各类信息--业界新闻--“石鲁遗作“案爆画论
 

“石鲁遗作“案爆画论坛丑闻
                  
发布时间:12/3/2006 1:57:38 PM 点击:1044
 


文章作者待查:
“癌症夺去了一代怪杰石鲁的宝贵生命,而假画则夺去了这位国画大师的艺术生命。”
  核心提示
  由利欲熏心的奸商策划,画坛小丑伪造,再经名家题跋、签字,上千幅赝品冒充“长安画派”创始人、国画大师石鲁的“遗作”,堂而皇之地亮相书画市场,先是惊现河南,很快便在北京、西安等地引起轩然大波。
  河南商丘警方接到报案后,立即组织精兵强将进行侦查,经过艰苦努力,顺藤摸瓜,终于将这起伪造名人画作、行骗海内外、牟取暴利数千万元的特大案件查个水落石出。犯罪嫌疑人郭圣生、郭伦信、郭圣海、邹占兔等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
  画坛告急:石鲁作品被人伪造
  石鲁原名冯亚珩,因崇拜石涛和鲁迅,遂改名石鲁。他1919年生于四川省仁寿县,15岁开始学画,20岁到陕北参加抗日宣传活动,解放后留在西安,担任美术界领导工作。他和一批志同道合者创立了“长安画派”,并被尊为旗手。1982年被癌症夺去了生命,终年63岁。
  西方的一些收藏家称石鲁为中国的“凡·高”,是一个半疯、半瘫、半狂的怪杰。由于他的作品个性强烈、风格鲜明,备受海内外有关人士青睐。1985年,他的《华岳之雄》在美国纽约以5万美元成交。1992年,在香港佳士得拍卖会上,石鲁信手拈来的“空灵”两字竟以5.5万港元拍出。1989年,他的《峨眉积雪》在苏富比拍卖中以165万港元成交。3年后,《峨眉积雪》再次在苏富比亮相,结果以235.4万港元成交,再创石鲁作品价格新高。
  只要一个书画家的作品畅销,含金量高,市场价被人们接受,就有赝品紧随其后。据画家石坚说,现在香港出现的“石鲁遗作”90%是假的,内地市场上的真作也很少。石鲁的学生、陕西师范大学艺术学院院长徐义生也说,如今市场上所谓石鲁的作品太滥了,严重影响了大师的声誉。1992年,香港某拍卖行举办的拍卖会上,第131号拍品标为石鲁《梅花镜屏》,底价8万港元~10万港元。对照石鲁先生所作的《冬日梅花》,不难看出这幅拍品是一幅“克隆”出来的假画。石先生上世纪60年代写梅用笔流畅,笔到意到,题款随意自然,《冬日梅花》确是一幅佳构。而假画《梅花镜屏》构图虽与真品极为相似,但用笔乏力,毫无笔墨情趣,题识用笔做作呆滞,文理不通,漏洞百出。
  1997年5月,广州某拍卖公司推出的第437号拍品,名为石鲁所作《花卉》,底价3万元~4万元,此图之劣,一眼即可看出。更令人惊愕的是,此图与石鲁先生的作品《人醒花如梦》对照相比,作伪者连落款都省掉了。
  1998年6月,北京某拍卖公司推出的第262号拍品,名为石鲁所作《山水》,底价3万元~4万元,无论画面还是签款、画印,全是粗制滥造。
  1998年11月,北京一家拍卖公司推出的第221号拍品,名为石鲁所作《梅花》,底价4000元~6000元。此图上浓墨的题识落款吃掉了画面,梅花的用笔用墨更显拙劣。
  大骗局:“石鲁遗作”惊现农家
  经商丘警方侦查,犯罪嫌疑人供认不讳,这是一个精心设计的大骗局。
  郭圣生,男,43岁,河南省宁陵县柳河镇乔大庄村农民;郭伦信,男,64岁,郭圣生之父;郭圣海,男,60岁,商人,住西安市莲湖区环城路74号;邹占兔,男,56岁,住西安市长安区新华路3号。这几个犯罪嫌疑人看中了“石鲁遗作”可以赚大钱这个“商机”,编造了一个弥天大谎:郭伦信在西安为生产队卖白蜡杆时,偶遇落难的石鲁。石鲁嗜酒如命,郭伦信就将家乡酿制的张弓酒送给他喝,石鲁每次都喝得醉醺醺的,然后挥毫作画,画一张自觉不满意揉揉扔掉,再画一张仍觉不美,再揉揉扔掉。郭伦信从地上捡了不少石鲁的醉中画。石鲁是个最讲义气的人,他对郭伦信在非常时期的关心很是感激,将自己的多幅作品慷慨馈赠给郭伦信。这样,郭伦信所保存的“石鲁遗作”多达上千幅。
  骗局设定后,郭圣生、郭伦信、郭圣海找到了西安画界的邹占兔,请他临摹,并付给一定报酬。见利忘义的邹占兔对石鲁的作品大肆剽窃、复制。
  接着,他们又策划了第二个骗局:勾结郑州长城铝业公司退休干部刘东旭,让他向媒体透露,“石鲁遗作”惊现河南。刘东旭说,一次,他经好友推荐,来到郑州一家拍卖行鉴赏书画作品,惊喜地发现了一幅石鲁先生的大作《黄河两岸度春秋》,激动难耐,凭着预感,他相信拍卖者手中一定还有石鲁先生的其他遗作。经多方打听,他终于在河南省宁陵县的一个乡村找到了拍卖者郭伦信、郭圣生父子,求得了石鲁的一幅遗作。刘东旭如获至宝。据郭家父子半吐半藏、神秘兮兮地透露,他们家珍藏的“石鲁遗作”有上千幅,价值上亿元。刘东旭震惊之余,感到发财的机会来了,马上与郭家父子一起策划带60幅假画进京,提高这批“石鲁遗作”的知名度。
  大师悲哀:为赝品逐幅题跋
  国画造假,如今成了文化市场的一层黑幕。造假者往往使用请名人题跋作序的手法,包装自己,颠倒黑白,让人无所适从。一些收藏者只看权威人士的题跋,就认为吃了定心丸。
  2002年3月中旬,在刘东旭等人的策划下,“石鲁遗作展”、“石鲁遗作研讨会”同时在北京举行,数十位文艺界著名专家学者参加了研讨。本来,这批赝品从用笔、构图、着墨、用印等方面都可以看出是拙劣的模仿品,但“或许看走了眼”,或许是别的原因,大师们为这批“遗作”逐幅题跋,赞叹不已,称赞此次发现“功不可没”。
  中国书画五人鉴定小组一成员欣然题跋:“刘东旭先生所藏石鲁水墨卷轴,皆为六尺中堂,手卷长丈二有余,随意操觚,笔墨淋漓,风茂独具,气势雄强,开一代之先声,于国内外传世诸作中,当属上品,诚乃一生从事艺术创作之精华。”一国画大师拍案叫绝:“当今无敢有此奇笔奇意也。”
  北京“石鲁遗作研讨会”后,造假者一个个喜出望外,四处奔走,大肆鼓吹自己所藏的赝品是“金不换”,有恃无恐地高价推销假画。这样一来,伪造的“石鲁遗作”很快充斥书画市场。
  郭家父子及同伙从卖假画中暴富,初步计算牟利4000多万元。郭圣生有了钱后大肆挥霍,购买多处别墅,坐高级轿车,包二奶,玩女人,影响恶劣。当他们听到当地公安机关接到群众举报的风声后,对赃款和假画进行藏匿和转移,即使这样,商丘警方还是从他家中搜出现金和存折1905880元、石鲁的伪作146幅。
  专家学者纷纷质疑
  香港一媒体载文叹息:“癌症夺去了一代怪杰石鲁的宝贵生命,而假画则夺去了这位国画大师的艺术生命。”
  从“石鲁遗作”惊现以来,广大专家、学者和社会各界人士纷纷提出质疑,义愤填膺的打假者在各个场合大声疾呼,还国画大师作品的真面目,决不能让已作古的“长安画派”旗手身后受辱。书画界名流叶坚、赵振川、陈国勇、徐庶之、赵翔、范炳南、高民生等亲自出席在西安召开的石鲁作品鉴赏会,议论打假之事。他们指出,这批“石鲁遗作”,全都是假冒之作,无论是构图、运笔,还是处理色、墨关系,这些粗制滥造的假画无神无骨,根本不入流。
  曾长期跟随石鲁学画的“野风画派”掌旗人张朝翔说,这批“遗作”一看就是赝品。范炳南气愤地说:“这些画完全是仿造品中的次品,不值得过眼!”石鲁的家人认定,石鲁一生仅仅画过两幅一丈二尺的画作,但这批“遗作”中居然出现了20多幅丈二画作,荒唐至极。“遗作”中屡屡出现1971年创作的丈二画作,而这个年代,正是石鲁接受“改造”时期,他居住在地下室,室内只有一张斗桌,满地铺盖卷,难以泼墨创作较大的作品。
  专家们还指出,为假画题跋的大师,有的专长古字画,并不是现代国画方面的权威;有的虽然与石鲁有过交往,但对“长安画派”并没有很深的研究。即使是比较全面的专家,也有“大意失荆州”的时候。
石鲁家人的打假声明
  石鲁的妻子闵力生、儿子石强、女儿石丹、孙子石迦等通过媒体发表“打假声明”,呼吁司法介入“石鲁遗作”案件,揭露这起天方夜谭式的大骗局,用法律的强风驱散我国画坛上的这片乌云。
  石鲁的家人在声明中说,经我们全家和石鲁艺术研究专家共同调查取证鉴别,确认这是一个弥天大谎,是一起以营利为目的的大骗局。事实上,这是一大批拙劣的假冒石鲁之名的伪作,正流毒全国,泛滥海外。声明强调七点:
  一、这批被编造成一豫东农民收藏的,所谓石鲁在1971年至1973年间的近千幅遗作,全是假冒之作。有确凿无疑的证据证实其中根本不可能有石鲁的真迹作品。
  二、2002年3月中旬,某些人在北京搞的“石鲁遗作研讨会”、“石鲁遗作展”中亮相的,就是这批假石鲁画中的一部分。我们提醒社会各界,有人正不择手段,利用某些传媒的漏洞,以假充真,制造舆论,欺骗公众。
  三、这批假画的最大特征是,大多数为大尺寸画幅,从六尺到八尺及丈二匹不等。多数以仿造为造假手段,不仅广泛仿造石鲁已出版的作品,甚至模仿何海霞、方济众的作品来假冒石鲁之作。请广大收藏者提高警惕。
  四、相当一部分假画上,有文物专家杨仁恺等名人题跋签字。而他们并不是研究鉴定石鲁作品的专家,更谈不上是这方面的权威。他们的个人题字,并不具备专业鉴定认证真迹的效力。收藏鉴赏人士应避免被其“名人效应”所误导。
  五、在文化市场上,书画领域里打假,是所有有正义感的艺术家的责任。我们呼吁大家互相声援、互相支持,打击制造假画的违法行为,揭露制造编织的离奇谎言,共同维护我们的声誉和权益。
  六、我们呼吁那些被欺骗购买了假画的受害者,不要把假画再推销给别人,损害其他无辜者。假的就是假的,我们不会同意那些想把假画硬吹成真画的图谋。我们愿意帮助假画的受害者,依法追究造假人的法律责任,维护自己的权益。
  七、打击文化造假,应当是各地政府的文化管理部门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要求有关部门应尽早介入调查,处理如此大规模的造假事件。我们也将坚决用法律武器追究这个造假售假黑洞中的幕后导演。   (新华社供本报专稿)  
  相关链接
  “石鲁遗作”案搁浅后的启示
  正当侦破工作深入开展之时,由于刘东旭等人拒绝作证,参加北京“石鲁遗作研讨会”的大师们难见上面,再加上某些人的干预,此案被迫搁浅。商丘警方认为,此案中有三点启示:
  书画打假刻不容缓
  书画界制假售假之风日盛,打假刻不容缓。由于假画不同于假药假酒,后者饮服后会造成生命危险,而对假画,人们的防范能力极差。还有些人认为,中国书画真真假假,自古有之,权作笑料。一批打假勇士拼搏一阵子后,觉得太难,只好败下阵来。中国画研究院院长刘勃舒先生也无可奈何地说:“谋财不害命”,“李逵”拿“李鬼”没办法。
  陕西画家、鉴定家范炳南说,目前充斥市场的假画已经为正常的艺术交流造成障碍。我一直在国外做字画交易,现在有些中国人的字画几乎让人望而生畏、望而却步,就是因为被假东西害苦了。只有坚决地打假,治住这股污流,才能恢复中国艺术的国际声誉。
  文化市场亟需整顿
  文化市场比较混乱,必须依法进行整顿。目前时兴拍卖,全国的拍卖公司有1000多家,艺术品拍卖公司超过百家。有关部门只收钱不管理,不管什么人、什么来路,只要拿来钱,不用哪个部门批准或同意,就能把一批名家拉到一块儿,搞什么研讨、鉴定。在拍卖行呼风唤雨的人,有的根本不懂艺术,只会起哄造势。还有的拍卖行被黑社会势力把持。对全国的文化市场,必须来一次大整顿,清理污浊,净化环境。
  “权威”切勿推波助澜
  名家大师治学要严谨,自尊自爱,不要为造假者推波助澜。我国书画界的名家大师备受关爱和尊重,在人民群众中享有崇高威望,但一些人的言行令人费解:有的名家行为很随意,一请就到,谁请都去,在会上的讲话也不认真,比较随便;有的名家只是一个方面或几个方面的权威,并不是万般皆精,对所题跋的作品研究不深;有的名家摆权威架子,以势压人,更有的人缺乏与时俱进的思想,固执己见,甚至怕别人抢去一派霸主的宝座,盛气凌人,容不得不同意见。
  许多艺术家坦言,如今书画界最大的压力就是有一些权威公然给假东西题跋,他们的学生、晚辈、同仁不敢说破,只能附和随从,这是极不正常的现象。个别人被蝇头小利迷了心窍,只要有钱,叫说什么就说什么,甚至把假画鉴定为真品。只要全国的名家大师领军打假,制假售假者就无机可乘,市场就会越来越小了。



 
 

版权所有:陕西大唐美术鲤目斋  电话: 029-87260741 客服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书院门12号  E-mail:sxmsk@sxmsk.com 邮箱管理
Copyright © 2006 sxmsk.com,Powered by 陕西美术库
>